<small id="0y0ly"><kbd id="0y0ly"></kbd></small>

    1. <source id="0y0ly"><menu id="0y0ly"></menu></source>
  • <video id="0y0ly"></video>
  • <video id="0y0ly"></video>
    <rt id="0y0ly"><progress id="0y0ly"><thead id="0y0ly"></thead></progress></rt>

  • 河北專業技能培訓20年北大青鳥 | 單招培訓 | 技能培訓等培訓服務

    讓河南300萬人受災的洪水,將流向哪里?五問河南泄洪

    時間:2021/7/24 15:51:55 瀏覽:14次

    暴雨襲擊河南,截至22日4時,全省300.4萬人受災,因災死亡33人失蹤8人,緊急避險轉移37.6萬人。

    截至7月22日8時,河南省已有66座大中型水庫超汛限水位,昭平臺、鴨河口、趙灣、小南海、五岳、石漫灘、河口村等多個大中型水庫泄洪。

    河南洪水將流向哪兒?會不會對下游地區形成災害?水利專家告訴新京報記者,河南洪水大部分將流入淮河流域,下游安徽省的防汛準備十分重要。

    水利部7月22日晚發布消息,受強降雨影響,包括淮河在內的11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部分中小河流發生超保、超歷史洪水。

    1問:河南的水災有多嚴重?

    877個鄉鎮300余萬人受災,緊急避險轉移37.6萬人

    連日來的暴雨仍讓河南遭受巨大損失。來自河南省應急管理廳的消息顯示:截至7月22日4時,強降雨造成河南省103個縣(市、區)877個鄉鎮300.4萬人受災,因災死亡33人,失蹤8人。目前,河南全省已緊急避險轉移37.6萬人,緊急轉移安置25.6萬人。農作物受災面積215.2千公頃,成災面積77.9千公頃,絕收面積10.3千公頃。

    清華大學土木水利學院教授傅旭東分析,這次洪水災害非常稀有,專業上稱為超標準洪水。

    傅旭東進一步解釋,城市建設或者工程項目在建設過程中對自然災害的防御有一個標準,超出這個標準,那么災害大概率會發生。傅旭東表示,從建設層面來說,因為稀有的事件很少發生,所以不太可能讓所有工程都按照應對稀有事件的能力建設,否則投資成本將非常高。

    據媒體報道,早在2017年,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表示,河南初步建成了工程措施與非工程措施相結合的防汛抗旱減災體系。截至2017年汛前,共建成2653座水庫、1.95萬千米堤防、15處蓄滯洪區、330處萬畝以上灌區、365座大中型水閘、121萬眼規模以上機電井。

    傅旭東指出,盡管防洪標準不會考慮到這么稀有的事件,但面對這種極端天氣,應該通過加強應急管理,盡可能減少損失。

    2問:多座水庫泄洪,河南洪水流向哪兒?

    大部分洪水將流入淮河流域

    來自河南省水利廳的消息顯示,7月16日至20日8時,河南省平均降雨量已達86mm。其中,19日8時至20日9時,全省除商丘、濮陽市外普降中到大雨,局部暴雨、大暴雨、特大暴雨,降雨量超300mm站點48處,降雨量超200mm站點207處,降雨量超100mm站點765處。

    河南省水文水資源局7月22日發布消息,截至22日8時,河南省共有66座大中型水庫超汛限水位,占全省有報汛任務的132座大中型水庫(不包括小浪底、三門峽、故縣、西霞院水庫)總數的一半。昭平臺、鴨河口、趙灣、小南海、五岳、石漫灘、河口村等大型水庫及中型水庫有序泄洪。

    受降雨影響,衛河、雙洎河、賈魯河、沙潁河、洪汝河、白河及支流黃鴨河出現漲水過程,衛共合河站超警戒水位。

    7月21日,有媒體報道,已有47座水庫因此次暴雨正在泄洪,城市排水也正在進行中。

    那么,河南洪水將流向何處?

    傅旭東指出,通常來說,城市的洪水流轉主要通過城市排水管網,它可以將城區的水收集后通過一定的路徑排到附近的天然水體中,然后隨著河道內洪水流走。

    傅旭東介紹,河南省有淮河流域、黃河流域,但是黃河流域的匯流面積在河南省比較小,其河道兩側比較高,所以大部分洪水無法流入黃河,而流入了淮河流域。另外,還有一小部分將流入長江支流。

    3問:淮河流域防洪能力如何?

    淮河治理取得成績,但工程和水利監管水平有短板

    河南省的治淮工程歷時數十年,去年8月,由河南省水利廳工作人員蔣宇航、馮林松、田自紅、楊惠淑、尹燕莉撰寫的《興水利除水害 保一方安瀾》一文,系統梳理了治理淮河取得的成績和短板。

    文章指出,河南境內淮河流域“大雨大災,小雨小災,無雨旱災”的歷史局面得以改變,也使“走千走萬,不如淮河兩岸”這一夙愿變為現實。

    同時,文章也指出了問題與短板。工程的短板在于,淮河流域內防災工程體系尚不完善,淮河干流、淮南支流及北汝河上游等主要防洪河道的控制性工程尚未完全建成,流域蓄洪、防洪能力還有待提高。流域內主要防洪河道有重點險工險段360處,防洪標準偏低。

    文章還指出,防災體制機制還有待完善。當前淮河流域內防災減災統籌協調機制還不健全,災害信息共享和資源統籌不足,重救災、輕減災思想還沒有全面扭轉,一些城市防洪排澇標準低、農村不設防的狀況尚未根本改變,社會力量和市場機制作用尚未得到充分發揮,防災減災宣傳教育不夠普及等。

    水利監管水平也需要提升。文章提出,目前重建輕管思想還比較普遍,尤其是小型水利工程管理機制不完善,運行制度不規范,維修養護經費不足,安全監管和運行管理手段落后。

    4問、淮河流域是否會出現區域性大洪水?

    淮河等11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

    7月22日晚,記者從水利部獲悉,受強降雨影響,包括淮河在內的11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部分中小河流發生超保、超歷史洪水。

    預計未來3天,海河流域漳衛河、子牙河、大清河,黃河中游伊洛河、沁河,淮河流域洪汝河、沙潁河及里下河地區等河流將出現明顯漲水過程,暴雨區內部分河流可能發生較大洪水。

    歷史上,淮河流域曾出現過多次洪水。河南省水利廳官網信息顯示,2007年7月,淮河遭遇全流域性大洪水。7月1日至16日,淮河干支流陸續出現大的洪水過程,南灣水庫出現歷史最高水位、石山口水庫出現歷史最大入庫流量,淮河淮濱站、洪河班臺站長時間超保證水位,老王坡滯洪區2次分洪。

    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員會網站信息顯示,2018年8月,淮河上中游普降暴雨到大暴雨,局地特大暴雨,導致有40多億立方米洪水要進入洪澤湖。為確保洪澤湖上游洪水安全通過洪澤湖下泄,江蘇省防辦調度三河閘工程于8月17日15時開閘泄洪,8月19日17時,三河閘敞開泄洪,全力以赴排泄淮河洪水。

    去年7月26日,水利部曾發布消息,綜合考慮降雨、水位、流量和洪量等因素,2020年淮河發生了流域性較大洪水(約10年一遇),其中正陽關以上發生區域性大洪水。當年7月14日以后,淮河流域出現3次強降雨過程,流域累積面雨量170毫米,較常年同期偏多89%,列1961年以來第2位。

    5問、淮河下游的安徽準備如何?

    省政府要求提前部署落實防范措施,抓緊修復水毀設施

    清華大學水利水電工程系教授、首席研究員周建軍介紹,河南洪水大部分匯入淮河,從相對位置來看,河南省位于淮河流域上游,安徽省位于淮河流域下游。同時,受地勢影響,從河南流入安徽的水流比較湍急,因此,安徽省的防汛準備非常重要。

    安徽新聞網消息,7月21日下午,安徽省省長王清憲主持召開省政府第148次常務會議,強調當前安徽省正值“七下八上”防汛關鍵期,災害防御工作絲毫不能放松。要加強臺風、雷暴天氣、局地強降雨等防范,特別是強化城區防洪排澇隱患點排查整治,提前部署落實防范措施。要加強受災群眾幫扶救助,抓緊修復水毀設施。

    會議指出,進一步完善應急指揮體系,健全災情、險情快速反應機制,強化部門聯動和區域協作,切實做好搶險救援和應急處置工作,全力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公開資料顯示,位于安徽省阜陽市阜南縣的王家壩閘是淮河蒙洼行蓄洪區的主要控制工程。淮河特殊的地理條件,使得位于三河交界的王家壩閘具有極其重大的意義。王家壩閘也被譽為淮河防汛的“晴雨表”,是淮河災情的“風向標”。

    因此,王家壩閘的情況備受關注。此前曾有傳言稱,受河南降雨影響王家壩開閘蓄洪。

    就此,7月21日,安徽省阜陽市水文水資源局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受河南境內持續暴雨影響,淮河王家壩、潁河阜陽閘上游水位均出現明顯上漲。7月21日17時,淮河王家壩水位26.36米超設防水位0.36米,潁河阜陽閘上游水位27.78米,較早上6時上漲0.19米。不過,仍沒有到警戒水位。

    據水文部門預測,淮河王家壩基本達到本次漲水過程最高水位,潁河阜陽閘上游水位不超過警戒水位(30.5米)。

    據阜陽新聞網消息,河南中南部位于阜陽市主要河道的上游,對阜陽市河道防洪產生影響,但對城市北部影響較少。

    7月20日,阜陽市連夜印發《關于切實做好安全度汛工作的緊急通知》,安排部署潁河防汛調度和淮河巡堤查險工作,阜南、潁上縣共組織397名干群在超設防水位河道開展巡查確保度汛安全。

    新京報記者 吳婷婷 編輯 沙雪良 校對 王心

    久久青草免费91线频观看